【亚男指】猎龙人与龙

*猎龙人亚修x龙男指

*私设男指是一条粉毛龙,少女心满满的粉色ww

*架空设定就不要在意细节了,看着玩玩就好orz

*因为不是七日设定还叫“指挥使”会很奇怪,就用“少年”代替了

*二次创作不可避免的ooc

*一开始自以为是个很有趣的梗结果写得快乱七八糟真是对不起qwq


序.

对于龙来说,在一千岁之前,都算是幼龙。而猎龙人不能捕杀幼龙,只能捕杀成年龙。若一条龙在成年后仍是不想被追杀,必须要得到一个猎龙人发自内心的祝福。不过这又是后话了,毕竟从古至今,还没一个先例,只是猎龙人们闲着无聊创造的规矩。虽然龙成年之后,就要过着“人人喊打”的日子,但也是方便了许多。毕竟只有成年后才能学习魔法。即便听起来很荒诞,但这条不成文的规矩从龙和猎龙人诞生的那一刻便有了,沿用至今。


一.

    “嘿,那个性别男的粉毛龙,你要逃跑吗。”一个声音响起。

正准备开溜的少年听到声音,卡了一下,尴尬地转回身,调整了一下姿势,尽量让自己逃跑的姿势看起来不太明显。

“臭小鬼真是没礼貌,谁要逃跑了。我,我警告你,我还未成年的!”

声音的主人冷笑一声,低头把弄着手上的羽毛笔,戏谑地说:“呵,现在不是,七天后就是了。”

少年听得心里发毛。确实,他已经九百九十九岁了,准确的说,是九百九十九年三百五十八天,再过七天他就是不受保护的成年龙了。啊啊,怎么办,是跑吗?少年紧张地想。

“我要是你,就不会乱跑。你要是跟着我还能死的轻松一点,要是被一个变态猎龙人抓到了,可不知道会怎样了。”少年挑起眼眉,似笑非笑地看着那个不知所措的粉毛龙。

盯着这张脸,思考了三秒钟,他对少年说:“嘛,虽然你黑眼圈重,说话难听,整天臭屁地自称侦探,不过比起死在邋遢大叔手上,我还是更愿意死在这张人模狗样的脸下。”

“黑眼圈重,说话难听,目无尊长,整天臭屁地自称侦探”的人看了他一眼,说:“没想到你那小的可怜的脑袋还能装下我的名字啊。”

少年在心里默念了十遍“冷静我打不过他”后,礼貌地翻了一个白眼,说:“亚修嘛,人尽皆知的人。明明是个猎龙人,兼职却是侦探。对这个职位不忠诚。”

少年还想吐槽几句,却发现亚修已经走远了。他连忙追上去,不满道:“喂喂,你怎么不等人啊!”

“给你一个自说自话的机会。”

“切,臭小鬼。”

“我要是你,会对杀死你的人客气一点,到时候被凌迟了没人会知道。”

“……”


二.

少年趴在床上,摇晃着双腿,看着坐在沙发上的亚修,抱怨道:“我一共再活七天,你就在家宅了两天,过分了啊!今天无论如何都要带我去逛集市。”

亚修看着所剩无几的墨水,便也同意了。集市不管什么时候都是热闹的。少年走到一家书摊前,翻阅着童话。

“果然读书这条阶梯不是人人都能走的。”耳边又响起了亚修的嘲讽。

少年看了他一眼,说:“你喜欢童话吗?”

“我可没时间听你发牢骚。”

少年没理会亚修,自顾自地说着:“我啊,可是很喜欢童话,童话里什么都有。恶龙和公主在一起,王子和骑士不顾世俗的眼光私奔,误入森林的女巫和精灵的奇遇。在童话里,龙也有除了被追杀之外的命运。”

亚修难得的没有嘲讽她,只是淡淡地说:“走吧。”少年放下书,小声地说了一句:“我也想活在童话里。”

亚修回头,给书摊老板一张纸条和一袋金币:“这是我家的地址,麻烦你把这些童话书都送到这里去。”女孩满脸惊讶,刚准备道谢,就被亚修的话打断:“这么多书,刚好可以当柴烧。”

“……”女孩露出了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。

“不过我家没有炉子,这些书对于我来说没用,看来只能给某条蠢龙当睡前读物了。”亚修把“只能”和“蠢龙”读的很重,让少年把道谢的话咽回去。

口是心非的家伙。少年想。


三.

“他捅了我一刀说了一句我爱你,我笑着把刀子拔了出来递给他说:‘你再捅我一刀吧,我还想听听那句我爱你’。”女孩把书上的一段话读出来了。

“呐,亚修,你捅我一刀吧。”少年笑吟吟地说。

“被单细胞生物表白的话我可不会觉得高兴。”

少年撇撇嘴,不满地说:“在临死前也想试一下恋爱是什么感觉嘛。这是人之常情!”

亚修敲了一下女孩的头,说:“不要看那些奇怪的书,对你的脑子没什么用。而且,你也不是人。”

“有用啊,它们让我喜欢上了你。”少年在作死的边缘大鹏展翅。

亚修没说话,显然已经懒得计较他的话了。

“第一次见你的时候,我的心里已经炸成了烟花,需要用一生来打扫灰炉。”

“爱情的感觉会褪色,但你却长留我心,永远美丽,直到我生命的最后一刻。”

“初恋就是一点点笨拙外加许许多多好奇。”

“怀揣着对你的爱,就像怀揣着赃物的窃贼一样,从来不敢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。”

少年滔滔不绝地念着,边读边得意地看着亚修。亚修起身,扔下一句“吵死了”后就回了房间,女孩在心里小小的比了一个“耶”,


四.

最后一日,少年安静地坐在沙发上,看着时钟一点一点流逝,分针走过的声音像是一段悲伤的旋律。亚修和往常一样看着侦探小说。

已经十一点了,时针和分针正在一点一点贴近,等待着相拥的那一刻。少年表情平静,他也在等待,等待着整点时那一声清脆的响声。

“滴。”干脆的声音响起。亚修放下书,揉揉手腕,轻叹一声。少年闭上眼,坐在沙发上安静。这个时候倒是安静地像死人啊。亚修心想。

“真不想这么做。”亚修在内心小小地抱怨了一下后,拿起一块手帕,轻轻擦了擦少年的嘴唇。柔软的唇和柔软的唇贴上了。

少年吓得睁开眼睛,眼前是亚修的脸。

“那,那个??嗯??”

“对,如你所想,我们刚刚交换了八千万细菌。”亚修不冷不热地说。

“呃,俗,俗称接吻是吗?”

“你可以理解为你接受了一个猎龙人的祝福。现在你可以不用担心安危去谈恋爱了。”

“啊……那我喜欢你,可以吗?”

“……随便你吧。”


评论(4)
热度(30)
© 雪糕 / Powered by LOFTER